+更多
  • 梧州即景

    元·张以宁

    苍梧南去近天涯,六士三陈昔此家。

    水合牂江通涨海,山来桂岭接长沙。

    祥光夜认司空剑,爽气秋迎博望槎。

    拟欲朗吟亭上客,春风归看碧桃花。

  • 九嶷吟

    宋·苏轼

    九嶷连绵属衡湘,苍梧独在天一方。

    孤城吹角烟树里,落日未落江苍茫。

    幽人拊枕坐叹息,我行忽至舜所藏。

    江边父老能说子,白须红颊如君长。

    莫嫌琼雷隔云海,圣恩尚许遥相望。

    平生学道真实意,定与穷达俱存亡。

    天其以我为箕子,要使此意留要荒。

    他年谁作舆地志,海南万里真吾乡。

  • 游白云山

    清·傅辉文

    石峰晴起拥双鬟,

    云际参差不可攀。

    地辟灵源称洞府,

    天留图画出名山。

    仙翁一去无消息,

    野鹤孤飞自往还。

    惟有丹砂岩下水,

    时时流出向人间。

  • 云岭晴岚

    清·李世瑞

    翘首城东望眼齐,

    新晴岚气古蛮溪。

    几重高耸通星北,

    一抹遥连挂榜西。

    晓露乍溥初日上,

    晚烟如幂夕阳低。

    佳哉郁郁葱葱处,

    遗老徒闻觅锦鸡。

  • 鹤冈返照

    清·关正运

    城西隔岸叠峰稀,

    落日平冈见鹤飞。

    山上赤腾余倒景,

    江心红映半斜晖。

    四围暮色侵樵径,

    一片霞光向钓矶。

    最是可观翻石壁,

    水边人立似衣绯。

  • 经梧州

    唐·宋之问

    南国无霜霰,连年见物华。

    青林暗换叶,红蕊续开花。

    春去闻山鸟,秋来见海槎。

    流芳虽可悦,会自泣长沙。

  • 镡江即事

    宋·黄庭坚

    闭门觅句陈无已,

    对客挥毫秦少游。

    正字不知温饱未,

    西风吹泪古藤州。

  • 过苍梧峡

    明·解缙

    广西下来滩复滩,三百六十长短湾。

    潭心绿水缓悠悠,长湾短湾凝不流。

    涓涓千尺净见底,隔岸空行鱼曳尾。

    忽然路绝山势回,峡石水声如怒雷。

    石齿凿凿森鲸牙,龙腾虎跃鸾回车。

    我行已过正月半,一夜水生浮汉槎。

    龙潜虎伏杳不见,但见满江圆浪花。

    浪花飞雪卷万瓦,船下高滩疾如马。

    浪船起向空中击,举舵齐桡不容力。

    舟师持篙眼如虎,指住石头轻一掷。

    直下水痕奔箭急,老稚忧怀行感泣。

    齿声剥剥叩神灵,抛纸烧香齐起立。

    为言水浅仅容舠,下滩失手争纤毫。

    水声怒起两崖迫,撇旋指顾下洪涛。

    龙君水伯似相晓,此水不大亦不小。

    烧楮沥酒谢神功,好似春游在灵沼。

    翻思初下象鼻山,怕问行人多苦烦。

    惊心乐水昭平驿,虑患防危不暂闲。

    忽见苍梧山下日,耳闻莺语自间关。

    岂知平地风波恶,何处安流不险艰。

    此心常似初来日,三峡沧溟正往还。

  • 晚泊苍梧有感

    宋·李纲

    常诵苍梧云起愁,哪知理棹此间游。

    火山冰井旧传有,桂水藤江相合流。

    念远心如嘶北马,逾年行遍峤南州。

    重华一去不复返,怅望九疑空白头。

  • 冰泉铭

    唐·元结

    苍梧城东三里有泉焉,出于廓中,清而甘,寒若冰,在盛暑之候,苍梧之人得救渴。泉与火山相对,故命之曰冰泉,以变旧俗。

    火山无火,冰井无冰。

    惟彼清泉,甘寒可凝。

    铸金磨石,篆刻此铭。

    置之泉上,彰厥后生。

  • 劝农行

    明·谢君惠

    春草面畴绿,农事正相属。

    污邪志瓯篓,胼手嗟胝足。

    霡霖山前土膏肥,火耕水耨趁及期。

    烟迷蓑笠雨湿犁,薄糜一缶水一卮。

    农夫饥,五月新谷四月丝。

    盘中粒粒皆膏脂,辛勤还有真乐处。

    我賡豳风为尔语,百室盈止妇子喜。

    三耕九蓄陈陈贮。

  • 咏云

    南朝梁·吴均

    (一)

    飘飘上碧虚,霭霭隐青林。

    氛氲如有意,萦郁讵无心。

    (二)

    白云苍梧来,过拂章华台。

    逢河散复卷,经风合且开。

  • 藤州江上夜起对月赠邵道士

    宋·苏轼

    江月照我心,江水洗我肝。

    端如径寸珠,坠此白玉盘。

    我心本如此,月满江不湍。

    起舞者谁与,莫作三人看。

    峤南瘴疠地,有此江月寒。

    乃知天壤间,何处不清安。

    床头有白酒,盎若白露团。

    独醉还独醒,夜气清漫漫。

    乃呼邵道士,取琴月下弹。

    相与乘一叶,夜下苍梧滩。

漫说解缙和他的《苍梧八景》
>>更多

写景抒情诗意洗练——王文灿《龙洲砥峙》赏析

龙洲砥峙

屹然江上孰为俦?

耸翠连云日夜浮。

看尽长空飞野马,

会归冥漠泛虚舟。

只凭定力高深在,

直任狂澜左右流。

风细月明相对好,

不妨呼作小瀛洲。

(选自《梧州历代诗词选》)

王文灿(生卒年不详),字蔚然,明代末年人,籍贯不明。其父曾为参将,于崇祯年间战死。王文灿4岁随母由豫、楚入粤,被掠失散后只身入梧,托其父旧部沈巨臣,稍长就塾,为苍梧诸生,与巨臣奔走号泣逾年,于云南曲靖得见迎归。中康熙癸卯乡试,任清远知县,有惠政。以招叛有功迁官。复以照顾母老而改任象州学政。

这是诗人王文灿在梧州观龙洲砥峙(即梧州系龙洲)时写的一首风景诗。这首诗形象地描绘了龙洲砥峙雄奇壮丽的景色,反映了诗人对祖国大好河山的无限热爱。

首联“屹然江上孰为俦?耸翠连云日夜浮。”开门见山,总起全诗。句中“屹然”是高耸貌;“孰为俦”是谁相伴之意;“日夜浮”是日夜漂浮。首联意思是说耸立江面的龙洲砥峙一峰独立,翠绿色的植被与浮云相连,日夜漂浮于江上。此联画龙点睛地概括了龙洲砥峙的高耸、秀丽神韵。这和明代著名诗人解缙的“浪翻洲渚观龙系”、潘恩的“碍石嶙峋控此洲,苍梧云逐水分流”以及王夫之的“暮云笼山碧,绿树沉流影。中江瀑珠分,孤屿画檐整”相比,可谓有过而无不及。

颔联“看尽长空飞野马,会归冥漠泛虚舟。”句中“野马”指像野马的浮云;“会归”是会合之意;“冥漠”指冥海,这里指宽阔的江面;“虚舟”指轻便的船只。这联意思是说在龙洲砥峙经常可以看到天空腾飞像野马一样的浮云,也可以看见会合在宽阔江面上飘荡着轻便的船只。以对偶的手法说明在龙洲砥峙观天、看江可以拓宽人的胸襟和眼界,承首联进一步深化龙洲砥峙的独特神韵。

颈联“只凭定力高深在,直任狂澜左右流。”“只凭”是唯有依靠之意;“定力”指佛家语,为菩萨十种法力中的第三种,这里指内部稳定力;“高深”指水平高,程度深,这里是高超立意。“直任”指一任,任凭;“狂澜”指巨大而汹涌的波浪。这联是说龙洲砥峙唯有依靠高超的内部稳定力才能屹立在江中央,任凭巨大而汹涌的波浪从左右流过。突出龙洲砥峙风浪不动的本色。此联以物喻人,寓情于景,一语双关,表达作者在动荡的时局中不随波逐流的高尚品性。

尾联“风细月明相对好,不妨呼作小瀛洲。”联中“瀛洲”是指传说渤海中三座仙山蓬莱、方丈、瀛洲之一。转句“风细月明相对好”,是说如果遇上风轻月明之夜,龙洲砥峙风光更加美好;结句“不妨呼作小瀛洲”,是说不如把龙洲砥峙叫作小瀛洲(仙境),让龙洲砥峙具体化。转句为结句作了十分自然的铺垫,转结自然,突出主题。

这首诗极其成功地运用了比喻、拟人、对偶、夸张和想象,构思奇特,语言生动形象、洗练明快,对仗工整,寓意深刻,是写景诗中的佳作。

不讲究排场 生活气息浓——读明代黄福的两首诗

过苍梧

(一)

一棹抵苍梧,西山日欲晡。

鱼羹催仆啜,蛇酒入城沽。

(二)

不到苍梧二十年,今朝再过倍凄然。

江边山色浑如昔,城外人家不似前。

橄榄尝鲜香溅齿,槟榔干嚼涩流涎。

南交事盬归来日,蛇酒多沽不校钱。

(见《梧州历代诗词选》)

这两首诗为明代黄福所作。黄福天资聪颖,22岁便登进士第,明成祖时任工部尚书。这个工部尚书之职是掌管全国屯田、水利、土木、工程、交通运输、官办工业等的大臣,属正二品。那么,为什么他又会到苍梧呢?原来在安南属明时期,黄福任首位交趾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兼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,时间达19年。交趾原为古地区名,泛指五岭以南。布政使,相当于现在的省长,一个地方长官来到辖地苍梧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回到黄福的两首诗,“一棹抵苍梧,西山日欲晡”。日晡,申时,即现在下午的3点至5点。全句是说,船真快啊,一棹便到了苍梧,那时太阳才刚刚偏西。“鱼羹催仆啜,蛇酒入城沽”,仆,公仆,作者自称。鱼羹煮好了,催着我喝,而蛇酒就要到城里买。全诗简洁、明快,充满生活气息。

第二首说,“不到苍梧二十年,今朝再过倍凄然”。为什么黄福会感觉“倍凄然”呢?下面接着写道:“江边山色浑如昔,城外人家不似前”。山还是昔日的山,江还是昔日的江,但城外人家的日子却大不如前了。“橄榄尝鲜香溅齿,槟榔干嚼涩流涎”。这位黄布政使忽然想起苍梧的两个小吃来,还真有点意思。诗的是对仗还是很工整的。“南交事盬归来日,蛇酒多沽不校钱”。南交,交趾之南,这里指苍梧。盬,意为停止,结束。这两句的意思为,做完公事回来的时候,多喝点蛇酒就不要计较钱了。

我读完这两首诗,脑海马上浮现出鱼羹、橄榄、槟榔、蛇酒四个词来。梧州城枕三江,渔产众多。做鱼羹,当然是即捕即做了,那叫一个鲜美呀,难怪诗里说“鱼羹催仆啜”了。橄榄也是苍梧的特产,现在许多乡村还种植有橄榄树。由于橄榄产量大,于是派生出许多加工业,并延续至今。至于槟榔,不是梧州的特产。槟榔原产于马来西亚,中国主要分布在云南、海南及台湾等热带地区。在南方一些少数民族地区还有将果实作为咀嚼嗜好品,据说有“提神醒脑”的作用。历史上,梧州人喜欢咀嚼槟榔,我童年时还见过上一辈人咀嚼。

在诗里,黄福两次提到了蛇酒。蛇酒是将蛇与酒合理配伍制成的药酒,可用于保健和治病。梧州盛产三蛇(金环蛇、眼镜蛇、草花蛇)酒,在明洪武年间就很有名气了。黄福“蛇酒多沽不校钱”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古苍梧的四样东西都很平常。然而,正是这种平常,却可以看到一个古代官员的生活习性和消费程度,说明了这位官员并不讲究排场,生活平民化。难怪黄福卸职布政使时,当地的老百姓哭号相送。

苍梧独在天一方

2022年1月8日,央视新闻发了一则消息《苏东坡,生辰快乐》,这一天,是他985岁生日。

站在岁月的彼岸,让我们以“苍梧”之名,向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苏东坡致敬!

苏东坡因为被贬而与梧州结缘,两次途经梧州,并留下了几首关于“苍梧”(梧州)的诗句,其中《九嶷吟》中的“苍梧独在天一方”之句,成为千古传唱的佳句。

在历史的长河中,一切如浮尘,苏东坡没有在岁月之河的冲刷中淡然,至今,依然为现代人所推崇。在网络平台中,他上了热搜,不少诗词爱好者从各个侧面解读他的人生过往,以及诗情画意,称他为“全才式的艺术巨匠”。

苏东坡的诗词在中学课文中有不少是必读的经典作品,他自然也成为历代文学青年的“男神”,作为“吃货”的我,也不例外,不仅喜欢苏东坡的诗词,更喜欢“东坡肉”,尤其是竹筒“东坡肉”,那种唇齿留香的质感,令人寻味不断,一如他起起伏伏的跌宕人生,意味悠长而深远。

苏东坡出道很早,他在多地任职,不但是一个好官,还在水利建设方面很有成就,分别在杭州和惠州都留下“苏堤”,至今仍然造福后人。

苏东坡三次被贬,一次比一次远。宋绍圣四年(公元1097年),62岁高龄的苏东坡再次被贬,一叶孤舟漂到海南。那一年的四五月间,苏东坡从开封府出发,沿江南下,到最偏远的荒凉之地——海南岛儋州(今海南儋州)。

从苏东坡由海南岛往返均经过梧州的史实中,我们可以发现,宋代的梧州经济已经相当发达。

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在《水经注》写道:“漓水亦出阳海山,南过苍梧荔浦县,又南至广信县(今梧州),入于郁水。”漓水与湘水源发于同一源,以五岭为界,诸水分向而流。漓水南流经始兴县东,左汇入平乐溪口,再汇合谢沐诸溪。公元265年,吴国末代君主孙皓分零陵南部划出来,另立为始兴县。溪水西南流,注入漓水,称为平乐水。苏氏兄弟的流放之路,也是借助这一通道,到达雷州和海南岛。

话说当年,苏轼被贬海南,弟弟苏辙被贬雷州。苏东坡经过梧州的时候,听说弟弟苏辙亦贬雷州并刚过藤州(今藤县),愁情顿起,即写下《九嶷吟》,作诗一首寄予苏辙:“吾谪海南,子由雷州。被命即行。了不相知。至梧乃闻尚在藤也。旦夕当追及,作此诗示之。”诗曰:

九嶷连绵属衡湘,

苍梧独在天一方。

孤城吹角烟树里,

落日未落江苍茫。

幽人拊枕坐叹息,

我行忽至舜所藏。

江边父老能说子,

白须红颊如君长。

莫嫌琼雷隔云海,

圣恩尚许遥相望。

平生学道真实意,

定与穷达俱存亡。

天其以我为箕子,

要使此意留要荒。

他年谁作舆地志,

海南万里真吾乡。

(选自《梧州历代诗词选》)

此时的苏东坡心情应该是抑郁的,但他听说弟弟苏辙“尚在藤也”(藤州,今梧州藤县),偶遇弟弟的消息,令他眼前一亮,惊喜之余,心情大好,于是写下此诗。

“九嶷连绵属衡湘,苍梧独在天一方”。在苏东坡笔下,北宋时期的梧州是从“衡湘九嶷连绵”过来的山脉,梧州白云山是九嶷山余脉,属于“独在天一方”的大城市,城里“孤城吹角烟树里,落日未落江苍茫”。他还告诉我们,舜帝也葬在苍梧,“我行忽至舜所藏”,由此可知,“舜帝崩于苍梧之野”这个传说是有由来的,在梧州旧海关附近以前就有舜帝庙。

“江边父老能说子,白须红颊如君长。”诉说了诗人毕竟已经年迈,又被流放到海角天涯,不知归期,与亲人分隔的悲伤。但话锋一转,他又坦然了,要感谢圣恩,“莫嫌琼雷隔云海,圣恩尚许遥相望。”我们虽然相隔琼海,但还能够“遥望”对方。他慨叹“平生学道真实意”,已经62岁的他,没有想到一生努力拼搏,却依然“与穷达俱存亡”。

当然,他更明白,自己只是一个“箕子”,今后也许要在海南岛终老,既然如此,不如接受现实,“海南万里真吾乡”。

及后,他带着儿子苏过,日夜兼程,旦夕追赶,于五月中旬,与苏辙相遇于藤州。他们一同取道容县、玉林至雷州。在雷州分手后,苏东坡便径自渡海过海南儋州。

《九嶷吟》一诗,充分展现了苏东坡坦然面对因被贬的曲折境遇,途中逸趣跃然纸上,以超然乎尘垢之外的豪放词风而独步天下的伟大人格。

诗意如画 美不胜收——小析几首咏梧州古诗

诗的意境,千态万状,绰约多姿。有人说,一首诗就是一幅画甚至多幅画,除了人、景、物,还有蕴含其中的情感。

确实,诗意如画,有的雄伟壮阔,有的豪放明达,有的含蓄典雅,有的悲婉缠绵。读诗如看画,情由心生。苏东坡的“九嶷连绵属衡湘,苍梧独在天一方”等自不必说,在众多咏叹梧州的古诗词中也多有展现。

其一,宋之问《经梧州》:

南国无霜霰,连年见物华。

青林暗换叶,红蕊续开花。

春去闻山鸟,秋来见海槎。

流芳虽可悦,会自泣长沙。

宋之问的诗多歌功颂德之作,文辞华丽,自然流畅,对律诗定型颇有影响。

宋之问被流放钦州途经梧州时所作的《经梧州》,全诗描述了梧州四季如春的地理气候环境及常年盎然的生机。“青林暗换叶,红蕊续开花”,妙在一个“暗”字,一个“续”字!何须等到春天,新芽绿叶不知不觉中就次第交换了,四季青山常绿,四时花开不断,诗句看似随意洒脱,对景物的刻画却细致感人。而“春去闻山鸟,秋来见海槎”,将梧州依山傍水、雏鸟新生、鸟鸣婉转的景致描写得细致入微、栩栩如生、富于情趣。“流芳虽可悦,会自泣长沙”,诗句“张于意而思于心”,将诗人此时微妙复杂的心理活动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整首诗,前写景,后言情,情因景发,写景富于色彩,写情寄慨言志,景物活泼灵动,景象色彩纷呈,全诗更注意修辞和调声。将诗写成活脱脱的山水画,足见诗人的山水情怀与文字功力。

其二,关正运《鹤冈返照》:

城西隔岸叠峰稀,

落日平冈见鹤飞。

山上赤腾余倒景,

江心红映半斜晖。

四围暮色侵樵径,

一片霞光向钓矶。

最是可观翻石壁,

水边人立似衣绯。

诗歌向读者展示了这样两幅美图:早上,朝阳从江面上缓缓升起,江上晨雾未消,似笼罩着一层轻纱,望桂江对岸,隐隐约约中,白鹤山宛如一个静卧云雾中的仙女,无数白鹤在初露的晨曦中嬉戏;黄昏,斜阳西下,霞光里碧绿明亮的桂江倒影着美丽的白鹤山,晚霞里白鹤乘着彩云归去,此时的白鹤山就像一个美貌的女子,含羞对镜梳妆,此情此景,令人心醉神往。

一早一晚,诗句涉笔成趣,画面唯美而又栩栩欲活,含蕴丰富,全诗活泼隽永,充满韵律与美感,让读者如身临其境体会到其中的奇妙意境,这是不是一幅精致的水墨画?

其三,苏轼《藤州江下夜起对月赠邵道士》:

江月照我心,江水洗我肝。

端如径寸珠,堕此白玉盘。

我心本如此,月满江不湍。

起舞者谁与,莫作三人看。

峤南瘴疠地,有此江月寒。

乃知天壤间,何人不清安。

床头有白酒,盎若白露团。

独醉还独醒,夜气清漫漫。

乃呼邵道士,取琴月下弹。

相与乘一叶,夜下苍梧滩。

这首诗,我宁愿将它看作一幅精妙的木刻版画!“江月照我心,江水洗我肝”、“端如径寸珠,堕此白玉盘”、“月满江不湍”、“夜气清漫漫”,意境多清新!画面错落有致,特别是“乃呼邵道士,取琴月下弹。相与乘一叶,夜下苍梧滩”这一句,诗人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在风高气爽的月夜,他与友人坐在一叶扁舟上,面对缓缓东流的西江,听着水声,曲韵轻弹,感叹自己不再漂泊,得以重生了!诗句看似平淡无奇却境界自出,物我情三者交融,空明澄净,诗的神韵之美,跃然纸上。

诗的意境美,是诗人创作诗歌时的共同追求,也可以说是最高的理想,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,不论是李煜“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,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”的含蓄美,还是苏轼“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的阳光奔放美,都是浑然天成、自然和谐的审美最高境界。一首物境、情境、意境交融的好诗,如一幅表现力极强的绘画作品,对读者有着深而长远的吸引力。

(以上诗作均选自《梧州历代诗词选》)

细说黄庭坚和他的《镡江即事》

镡江即事

宋·黄庭坚

闭门觅句陈无已,

对客挥毫秦少游。

正字不知温饱未,

西风吹泪古藤州。

(选自《梧州历代诗词选》)

这首诗为宋代大诗人黄庭坚所作。

说起黄庭坚,不知人们首先想起的是他的文学成就呢,还是书法成就呢?黄庭坚的书法是十分厉害的,在2010年北京保利春季拍卖会上,他的一幅大字行楷《砥柱铭》,被拍出了4亿多元的天价。黄庭坚擅长行书、草书,楷书也自成一格。在中国书法史上,有宋四家——“苏黄米蔡”之说,黄,指的就是黄庭坚。黄庭坚是中国书法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一个人,他的学问极好,而且天分极高。他在行船之时悟出了“荡桨笔法”,并且将这种笔法应用到自己的楷书、行书当中,是真正用“古法”打通了楷、行、草的一个人。黄庭坚在大字领域的贡献也是极大的,他是书法史上除了颜真卿之外,第一个将大字书法写到极高境界的人,后世的书法家要学习大字书法,绝对绕不开他。

黄庭坚在诗、词、散文、书、画等方面都取得了很高成就。他与秦观等四人游学于苏轼门下,合称为“苏门四学士”。他的诗与苏轼齐名,时称“苏黄”,是江西诗派的开山之祖。

我们解读一下《镡江即事》。浔江流经藤县境内的那一段称镡江。即事,指眼前的事物。

诗中提到了两个人,我们了解了这两个人,这首诗的诗意也就豁然开朗了。陈无已,即北宋诗人陈师道。他曾跟黄庭坚学习过写诗,两人互相推重。陈说过自己的写诗经历,一开始,他写诗并无门径,后来见到了黄庭坚的诗,爱不释手,居然把以前写的诗稿一把火烧掉了。陈师道到底是个聪明人,他后来诗也写得相当出色,江西诗派把黄庭坚、陈师道、陈与义列为三宗。其实,陈师道也只是在一段时间学习黄庭坚的诗风而已。不久,他发现黄庭坚的诗过于出奇,不如“杜之遇物而奇也”,因而致力学习杜甫。对于他学习杜甫所达到的境界,黄庭坚也表示钦佩。可见黄、陈二人惺惺相惜,关系非同一般。陈师道以苦吟著称,每有所得,即闭门构思,锤炼推敲。陈师道的一生清贫自守,寒而无衣,不向人借贷,最后竟在赴任途中,以寒疾死。

秦少游,即北宋词人秦观,与黄庭坚等人合称为“苏门四学子”。秦观善诗赋策论,尤工词,为北宋婉约派重要作家。他为人豪爽慷慨,才思敏捷,善书法。秦观遭贬,后复命宣德郎,放还横州。至藤州(今广西藤县),游光华亭,秦观口渴想要喝水,等人送水来时,他面含微笑地看着,竟然就此离世。

“闭门觅句陈无已,对客挥毫秦少游”,真是很传神的句子。紧接着是“正字不知温饱未,西风吹泪古藤州”。“正字”是“秘书省正字”的简称,它是陈师道最后被任命的官职。“秘书省”是古代专门管理国家藏书的中央机构,类似于现在的中央档案馆、国家图书馆、文献馆等。“正字”,是官职名,在秘书省从事文字勘正工作。“正字不知温饱未”?陈师道还未到任就因寒疾而去世了,我们佩服黄庭坚对友人的了解和关切,同时也为诗人捕捉典型细节的精准而叹服。“西风吹泪古藤州”,当时秦观已逝于藤州,故有“西风吹泪”之叹。“西风”是秋天之风,诗人点明了写作的时间。

黄庭坚的诗,法度森严,说理细密,代表了宋诗的特点。他的诗影响了南宋一代诗风,并对后世造成了深远影响。这首《镡江即事》,可窥其特点一二。

从诗词中寻觅梧州生态美景

优秀的诗词有着优美的意境,而优美的意境往往来自现实环境。近日,笔者品赏《梧州历代诗词选》,温故知新,体会尤深,且看明朝大学士解缙的《过苍梧峡》。

解缙生于明朝,19岁进士,38岁出为广西参议。其作品《过苍梧峡》笔触下的桂江,“涓涓千尺净见底,隔岸空行鱼曳尾。”水虽深,但很清澈,看得见鱼儿在游,岸边呢?“忽然路绝山势回,峡石水声如怒雷。”山险峻,水有声,缘何?水流通畅环境清静使然。于是,一幅立体生态环保图就呈现出来了。没有过分夸张,而是近乎写实。由于自然环境本来就是这样,故而不需过多粉饰,诗的美也出来了,现在再读来,诗境犹如仙境一般。

一般来说,诗人是看到优美的环境才有写诗的冲动,解缙该是被优美的环境感动了。他原来以为“为言水浅仅容舠,下滩失手争纤毫。”一路会险阻重重,怕遭不测,孰料到了梧州,水不深不浅,行舟通畅顺利,“翻思初下象鼻山,怕问行人多苦烦。”舒了一口气,不用向人打听怎么安全行走了。

解缙到梧州所作的其他诗作也一样,有着优美的环境,写鹤岗,“日照冈峦听鹤鸣”;写鳄池漾月,“临池风细月波生”,也应是对所处环境的写实,不然,在当时,一个外地人来到梧州,犯不着无中生有,极尽吹捧之能事。

《梧州历代诗词选》不单为后人留下了前人的诗,还镶嵌了梧州当时良好的生态环境。今天我们常常讨论怎样才能写好诗词,除了诗人本身要练好写诗的功夫之外,在诗之外,还要有一个优美的良好的生态环境。

其实,时间越往前回溯,诗词中的自然环境就越美,这是因为人类对环境的破坏力越弱,从而环境越接近原生态,且看《诗经》,那里面简直是“神仙圣地”。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多么令人神往。

过苍梧峡

明·解缙

广西下来滩复滩,三百六十长短湾。

潭心绿水缓悠悠,长湾短湾凝不流。

涓涓千尺净见底,隔岸空行鱼曳尾。

忽然路绝山势回,峡石水声如怒雷。

石齿凿凿森鲸牙,龙腾虎跃鸾回车。

我行已过正月半,一夜水生浮汉槎。

龙潜虎伏杳不见,但见满江圆浪花。

浪花飞雪卷万瓦,船下高滩疾如马。

浪船起向空中击,举舵齐桡不容力。

舟师持篙眼如虎,指住石头轻一掷。

直下水痕奔箭急,老稚忧怀行感泣。

齿声剥剥叩神灵,抛纸烧香齐起立。

为言水浅仅容舠,下滩失手争纤毫。

水声怒起两崖迫,撇旋指顾下洪涛。

龙君水伯似相晓,此水不大亦不小。

烧楮沥酒谢神功,好似春游在灵沼。

翻思初下象鼻山,怕问行人多苦烦。

惊心乐水昭平驿,虑患防危不暂闲。

忽见苍梧山下日,耳闻莺语自间关。

岂知平地风波恶,何处安流不险艰。

此心常似初来日,三峡沧溟正往还。

  • 放歌须纵酒聊发少年狂

    春天的梦里,是一峦静静的雨幕,挥不尽心中的一丝愁绪,雨梳个不停,洋洋洒洒地顺溜着。梦黏黏的枕在心头。淼淼的思想又怎能清逸地逃过这诱惑的雨天呢?跳跃的季节,轻风一丝柔情。[详细]

  • 字斟句酌 流丽圆美

    这是一首即兴赠友诗。诗人将自己初次抵梧州的感受,用诗的形式告诉友人,表达了诗人与友人分别后孤独、寂寞的处境以及对友人怀想和惆怅之情。[详细]

  • 共是凭栏人 谁足当秋色

    “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[详细]

  • 诗情画意 风骨隽永

    全诗主要意思是面对赤水峡两岸的猿声、舣棹、沙滩、黄昏、夕照、流水、高山、空岩、乔木、船篷和明月等自然景象,不禁触动了怀古之情。[详细]

  • 叙议抒情 意境清新

    这两首诗有叙事、有议论、有抒情,交互穿插而层次分明,表现出一定的散文化倾向,是诗歌发展的一种进步。[详细]

  • 直抒胸臆 诗意豪迈

    袁崇焕一生戎马生涯,著述甚丰。写作《边中送别》是以送别诗的形式表达自己为了国家,不计私利和生死的英雄气概。[详细]

 

必威体育app官方版下载 必威体育app手机下载 必威体育app官方版下载 必威体育app官方版下载 龙8娱乐游戏国际 龙8官网手机版国际 龙8国际官网注册 必威体育精装版下载 必威体育app手机版 龙8国际pt官方网站